天街小雨

那裡有一線曙光,直直地透進深淵裡來。伸手就能摸到似的。

最後痛苦的依然還是,不知道自己要的什麼。
而即便釐清了這件事,迷茫來的時候也不會得到絲毫緩解。
然而我要筆直的穿過他,再冰冷寂靜,也絕不轉而屈從於死灰一般的喧鬧。
那樣的人,沒有靈魂。
至少我因為聽不見心在說話而痛苦,這代表他只是沉睡,而非死亡後被刻意忘的一乾二淨。
我不知道我要什麼。
可是我知道苦難過後,一定有一道能照亮光在等著,而那黑暗過後的刺眼強光,足夠我一生銘記。
我知道總有一樣東西是我要的,就在堅持的更前方,我不轉彎。
長大了?
或者說正在吧,這就是其中的某一層剝離吧。
我失去了悠哉漫步的自由,也確實得到了一些什麼。
然而就算這是等價的交換,依然不改我心深處「長大」那狡猾殘忍的嘴臉。
我們永遠不會贏。
唯一能做的只有面朝太陽。
要快樂。
要善良。
要信仰。

p.s.
痛苦的時候總會想到海子。
不能緩解卻好像稍稍有所藉慰了。
好像一切的痛苦都是偉大而有價值的,孤獨的人是高尚的,因為痛苦與孤獨使太陽得以不敗。
這樣似的。

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