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街小雨

那裡有一線曙光,直直地透進深淵裡來。伸手就能摸到似的。

#圖文不符

看了《挪威的森林》,沒有失望。
這個故事,比起糾結於愛或不愛,愛她還是愛她,我更願意用別的角度去解讀。
在我想來他們任兩個人之間,比起愛情,比起友情,更像是「理解」與「不理解」的差別。
誰都不正常。
只是有的人知道,有的人不知道;有的人喜歡,有的人恐懼;有的人孤芳自賞,有的人尋尋覓覓。
那又如何呢?
是逃避,是解脫,是忍耐,是享受……哪一種選擇,都沒有評論的餘地。
只是療養院裡那樣,人人都能夠坦白自己的不同,包容他人的不同,視「不正常」為「正常」的地方,也實在是心嚮往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