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街小雨

那裡有一線曙光,直直地透進深淵裡來。伸手就能摸到似的。

段考後的校園。
雨後的校園。
明明將要入秋,卻像開春似的樹葉都翠綠起來了。
洗盡大地和靈魂。
一眼望去,竟是掩不住的明亮透徹顏色。

要是一切都一直這樣,也不用區分善惡,亦不必高舉火把了。
陽光自會照亮所有的地方。

願儂此日生雙翼,隨花飛到天盡頭……
天盡頭!何處有香丘?

旅行精选:

Ivy.Yu:

迷雾深处

愛了很久很久。
到他轉身離去,頭也不回的那一刻,我發現自己仍舊能笑。
就像我一直對自己說的,只要他好好的,我就快樂。
只是不再有動力,去做任何的事情。
這大概就是所謂生無可戀吧。
也不是什麼不經意間把所有都賠上。我是轟轟烈烈的性格,這樣的事,太顯矯情。
我始終覺得,若是為他,死而無憾。
可當他不再需要我,一分一毫,我才驚覺。
原來,當我可以為他而死的時候,我也就是在為他而活了。
只為他而活。
一件事。
一種信念。
一個人。
都是一樣的。
原來我對生的渴望如此薄弱,對死的解脫這般嚮往。
原來,他是我維繫著這個世界的最後一縷輕絲。
而如今斷了。
別誤會,這不是一種自卑。我從不覺得自己依附他活著。
這是一種絕望。
我是因他而活。

矗立的路燈透著曖昧昏黃的光,閃一閃,然後熄滅。
壓抑的沉默在空氣中蔓延,幾乎讓人窒息,燈下的兩個人,還是無話。
第一滴雨落下,砸在他們中間的地面。
不緊不慢,不偏不倚。
點燃了所有的情緒。
天空傾盆的淚,打濕了女孩黑暗中略顯黯淡的一頭金髮。
她開始哭,顫抖。
“I have no choice. ”她的聲音細如蚊鳴,夾雜著控制不住的哽咽,穿過他們之間的距離。
"You have many choices at first......"他的半張臉隱沒在黑暗之中,有如鬼魅,嘴角冷冷的勾著,灰色的眼睛卻透著憤怒絕望,和一絲……
不捨。
“No! I'm not! ......”她崩潰的跨出一步。

啪!
按下遙控器,一切回歸最初的寂靜。
他揉揉太陽穴。
那部外國電影他已經看了不下十次,每一個片段都歷歷在目。
窗外還下著大雨。
伴隨著雨聲,被他扼殺在遙控器裡的台詞,一遍又一遍,迴盪在耳邊。
“Because I love you. ”
如此絕望。
像一個惡毒的詛咒,死纏不放。

從低低的塵埃中,開出一朵花來。
乍聽之下,還以為:
那花,哪怕只是平凡無奇,甚至殘敗不堪的一朵野花。
也足以成為世界的光了。


我第一次見到她,是在圖書館。
回到座位上,旁邊的位子多了個人。
我瞄了一眼。
她在看幾米,和我一樣。
我輕輕拉開椅子,坐下來。
豎起書,再偷偷的探頭望去。
她撐頭朝着相反的方向,我看不見她的容貌,她的表情。
可我看見一滴眼淚,滴在她按著書的手臂上。
再緩緩滑到書上。
那裡寫著,「如果所有的事都能重新開始,那有多好。」
噢,我心想,一個有故事的人。

很久很久以後,我發現,我當時錯了。
每一個人都有故事,有淚。
她很平凡。
平凡而憂鬱的活著。
和世界上的每一個人,都沒有什麼不同。
而我只是,碰巧抬頭,看見了她的眼淚。
看見了她的憂鬱。
所有的緣分都是殊途同歸。
我們,也並沒有什麼不同。
很平凡的,平凡而憂鬱的活著。
默默祈禱著,每一個清晨,每一個夜晚。
對著每一陣風,每一片雲,每一個神聖的雕像。雙手合十。
如果所有的事都能重新開始,那有多好。

後來我問過她。
為什麼天亮了,夢就會消失?
她告訴我。
這或許就是為什麼。
為什麼我們都平凡而憂鬱的活著。
為什麼活著總是平凡而憂鬱的。
為什麼平凡,為什麼憂鬱。
還有,為什麼活著。

為什麼活著?
如果所有的事都能重新開始,那有多好?